絺章绘句

易求无价宝

《千歌·四国杂谈》(上)

都是些一两年前的小物。丢了可惜。那就放这里吧。

    重晋君家,一门忠烈,自君家第三十八代家主君霖战死沙场。其女君墨继家主之位。却以谋反为名忤主,招致灭门之祸。
    ——《千歌·四国杂谈·重晋篇》

    君家第三十九代家主君墨,君家之长女,幼随父征四方,骁勇善战,有功无数。
    相传君墨以反之名忤主,国主念其功,赐鸩酒一杯,令其于重晋皇城前自裁。
    君墨接旨谢恩时,国主尝问,汝何言欲自解,大可今一一道来。墨曰,君欲臣死,臣不得不死,吾为罪臣,无言可辩。但愿君家忠良之辈,列祖列宗,生则皆遇仁义恩主,死则九泉之下,得以安宁。
语罢便把盏饮之,礼拜国主,此一拜,遂再不得起。 
    ——《千歌·四国杂谈·重晋篇》

    江执离夫人,商贾家女,年十六时,适逢国主选秀,遂入宫。离夫人初入宫时,并不得宠。以某夜于御花园中梳发时,为国主所见,自此平步青云。闻其有绝世容颜,而确知者甚少。相传一文臣夜来入宫议事,还时经撷芳苑,见门未落钥,夫人正自浅池中把酒欢歌,不觉痴矣,遂暗自赋诗一篇。 
    ——《千歌·四国杂谈·江执篇》

    离夫人端木氏册封时,国主尝为之筑醉离宫一座,江执上下出力无数,当下端木氏惑国红颜之名传遍四方。多年后夫人感风寒,昏睡三日,醒来便终日郁郁寡欢,国主为博红颜一笑,不惜大兴土木,又为其建撷芳苑。苑中花海一望不见边际,其中各色将离争奇斗艳,又于其中央簇一浅池,池底铺满璞玉,冬温夏冷,浅池中央有一小巧玉台,夫人常坐于玉台之上以篦梳发,或有时折池侧将离簪于鬓边,听闻离夫人一笑,池侧千万将离花必黯然矣,然宫闱皆言,离夫人自大病后,再未笑过,任院中姹紫嫣红开遍,亦不能讨其开怀,不知是何缘由。 
    ——《江执外史·离夫人传》

    白露雨森家有独女雨森羽,性情古怪,好美食美酒,好丝竹笙歌,好女扮男装流连花楼,爱慕千杨居花魁夤萤。后羽继家主之位,倾财万贯买下夤萤,连同其所在千杨居一并,令夤萤入雨森家宗谱,名为雨森羽之妹,并令夤萤掌管雨森家大权。而羽只身一人前往江执,下落不明。
    ——《千歌·四国杂谈·白露篇》

    白露皇都有花楼千杨居。千杨居花魁,姿容妍丽,尚能掇萤,并随萤火翩然起舞,夜来便成奇景,故得一名夤萤。后雨森家并千杨居,一并买下夤萤;夤萤入雨森家宗谱,得名雨森瞳。然夤萤少时则目有隐疾,入夜不能视物。最后目盲,卒于白露国动乱中。
    ——《千歌·四国杂谈·白露篇》

   是时适值白露动乱,出有竹垠来犯边界不断,入亦朝堂狼虎之心众多。恐雨森家不利于当朝局势中,雨森羽便自江执还至白露,入朝辅佐国主左右,官拜丞相。后白露国南起疫灾,国主遣雨森羽出办。然疫灾如洪水猛兽,羽一去乃再不得回,家中便暂由雨森瞳接任家主。羽卒后同年,雨森家内生变,雨森瞳本出身花楼,早年又独揽雨森家大权,家中人心不稳,且瞳目有隐疾,不久便卒于白露动乱之中。 
    ——《千歌·四国杂谈·白露篇》

白与歌,江执人氏,尝有一说,与歌偕其姊皆白氏遗孤。昔白家佐江执国主,因奸人劾奏,乃遭灭门之灾,全家上下,只幸留其姊妹二人。与歌有一酒楼落于江执皇都,名扶夙楼,因凭此楼,其与其姊坐拥江执半壁之财,乃奇女子一名。然其为人尖酸刻薄,铁石心肠,目无他物,惟爱金钱。终日以帷帽遮面,不以真面目示人,据言无人见过其帷帽下容颜,后无奈痨病复发,咯血而死。有人呼大快人心时,亦有人叹惋其少而卒者。
    ——《千歌·四国杂谈·江执篇》

    世称离夫人红颜祸水,一说其以上古秘术摄魂夺魄,另一说则为离夫人天生娇颜媚骨,惑乱人心。江执四十四年,离夫人端木氏安然甍于醉离宫,依国主遗诏,令太子解安即位。然宫闱传言,离夫人封棺入葬时,棺中空无一物。
    ——《千歌·四国杂谈·江执篇》


评论(2)
热度(6)

© 絺章绘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