絺章绘句

易求无价宝

一之濑南星「叙述者(上)」

生日写写小女儿~图个乐子!
日向婶,有轻微物吉婶(无cp向)

    窗子没有关,只有一两缕风断断续续透进来,窗外书上的叶子微微动了两下便恢复原状即是最好的证明。
    一之濑南星放下笔。
    办公的书房坐落在本丸的阴面,所以来自仲夏的毒辣日光便被挡住不少;她并不热,只是车厘子这个毛团总在她背后拱着,停一会儿又晃到她脚边,如此一来,时间久了,她就有些烦闷。
    “不如出去走走。”
    工作已经完成的差不多了,一之濑南星索性一把把车厘子揣进怀里,推开了书房的门。
    隔三差五围着本丸转上一圈已经成为她日常的必要功课,明明她不喜欢刺眼的日光和吵闹的环境,却仍然坚持了这个习惯。她的角色也慢慢由「被人送到这里来的孤儿」变成了这座本丸的「主人」。
    记得有一次她这么说起的时候,物吉贞宗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只是主自己这样认为而已。
    真的吗?
    ——是真的。
    一之濑南星正恍惚着,车厘子却突然挣开了她的怀抱,猛地向前窜去。
    “喵——”
    毛团儿体积不小,移动却异常敏捷。一之濑南星有些懵了,顿了顿神,才急急地要拔腿去追。然而长到足踝的裙子注定使她难以移动,她只好笨拙地提着裙子小跑起来。
    “主殿——”
    顺着车厘子跑出去的方向追去,一之濑南星远远看见了朝着她挥手的少年。而那个白色的毛团正以脑袋使劲蹭着他的另一只手臂,眯缝着眼睛似乎极为享受。
    嗯……
    就快要接近远处的一人一猫,一之濑南星放慢了速度。其实她不太喜欢与不熟悉的人事物接触,特别是新来的刀剑,比如已经在眼前的日向正宗。
    她伸出手,然而车厘子却不买她的账,它正趴在日向怀里蹭得开心,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
    怎么办。
    一之濑南星低下头,开始从自己脑海中匮乏的词库中搜寻,有没有适合在现在说的话。
    “它很喜欢你。”
    片刻后她缩回手,冲对方讪讪笑了笑。
    “前几天鹤丸先生远征带回来了猫薄荷,我刚去给它们修剪完枝条。”少年将亚麻色的一缕短发挽至耳后,很自然地接过了她的话,“可能是我的身上也沾染了猫薄荷的味道……吧?”
    “嗯。”
    一之濑南星点点头,缩回的手捻着垂下的发尾。见她没有想要再伸出手抱回车厘子的意思了,日向正宗看了看怀里的猫:
    “日光还是很毒呢,我送您回去吧?”
    “好。”
    一之濑南星拉了拉裙摆,依旧低着头,片刻之后才想起什么般又添上一句,谢谢。
    对方显然是稳重不多言的性格,这就让她有些苦恼,该说些什么呢?她回忆着与日向正宗初见时的情景。
    然而似乎也想不到多少了;就连这些日子他似乎也一直在出阵,是到现在好不容易才闲了下来。
    她总不愿与人太多交流,九岁前的一切还仿佛梦魇,每夜都萦绕在她的心头,成为她心上永远的烙印。只有物吉贞宗是她唯一愿意完全接纳的存在——那个人总是以哥哥的姿态保护着她,替她将一切都打点得妥帖又周到。
    而她依旧是那个对陌生人连话都不敢说一句的小孩子。
    “最近,辛苦了。”
   思绪不由自主又飘飞出很远很远,一之濑南星终于还是咬了咬唇,似乎下了极大决心才说出口那样,还不忘偷偷将头抬起一点点来,观察对方的反应。
     “嗯,既然您这样说,我一定会试着继续努力的!”
    日向正宗回过头来笑了笑,那只不安分的罪魁祸首终于被稳稳当当放到她的怀中。一之濑南星看了看拉门,想着是不是要再说一点什么,对方却率先开了口:
    “那么我先告辞了,还有一部分的花草还没打理完。”
    “嗯……哦。”
    她只好慌张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离开;等少年冲她颔首后走远时,她才后知后觉地抱着猫转过身。
    ——似乎不能再只是待在物吉的身后了。
    一之濑南星推开门,再次走进了书房。
    【fin】

评论(4)
热度(5)

© 絺章绘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