絺章绘句

易求无价宝

【凛绪】记一次无聊的午休时间

@来木西今天也还是非洲人
迟来了不到半小时的生日礼物,请不要介意_(:3」∠)_
扩列快半年啦超喜欢你滴画呜呜呜来木西小姐姐是天使!!
再次生日快乐!然后!爱你♡

    “是这样~然后真~君就又没有等我。”朔间凛月抬眼,有些不满地朝身边人哼哼着。
    “说什么傻话,你可是从早上来到这里开始,就再没踏出过教室的门半步啊?”
    然而深谙他脾性的竹马自然是不会吃这一套的,衣更真绪毫不留情地揭穿了这一事实。于是朔间凛月开始抗议了——他绕到对方身后,将不算温暖的脸颊埋进对方半掩在酒红色发尾下的脖颈里,并宣示主权般轻轻蹭来蹭去;直到感受到对方的身体明显地随着他的动作僵住,才满意地勾起唇角。
    “够了吧凛月,快点起来啦。”怎么这么冰,衣更真绪不自觉在心底暗暗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不忘抬眼看看门边的位置,“被其他人看见可就不好了。”
    “真~君是害羞了吧?不会的——就算有人看到,也最多只会觉得是「看啊真君和我感情真好」那样。”
    其实明明也不全是那样。
    想起来之前被人开玩笑时曾问起过,你们感情真好呢。
    衣更真绪说,是啊,我们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
    真的,真的只是朋友吗?
    ——明明不是那样想的吧?
    又在钻牛角尖了,朔间凛月泄愤般轻轻在自家竹马的颈子上轻咬一口,不出所料得到了对方抱怨的呼声:
    “哎干嘛突然咬我啊!”
    朔间凛月不答话,继续用脸颊去蹭他的颈子。酒红色的发尾扫过脸颊,并不柔软,而是痒痒的。
    “好了快点放开我啦,我买了糖炒栗子,来暖暖手。”
    衣更真绪早没了脾气,也不打算掰开那双不知什么时候早已顺势环在自己腰际的手;只是低头拆开自己怀中的一纸包糖炒栗子往后递。
    “喏,你吃不吃啊?”
    “这种还需要剥壳的零食,大概也就只有真君 这样热爱劳动的变态才会喜欢吧。”
    朔间凛月哼了一声,但还是松开了对方 ,又重新拉过凳子与他并排坐下。
    “好啊,那你倒是别看也别吃。”
    衣更真绪闻言一对大白眼丢过去,不再理会他,开始剥栗子。教室里足够暖和,所以就算他们欢闹了好一会儿,栗子仍是温热的,此刻正从包装袋中散发出暖烘烘甜丝丝的气息来。他剥得很快,几乎只是三两下就把壳剥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一枚金棕色的果肉在手中。
    “啊——”
    金棕色的果肉被递到朔间凛月唇边,衣更真绪做了个「啊」的动作,示意对方张嘴。
    “嗯嗯,真君真乖。”
    朔间凛月笑眯眯接受竹马喂来的栗子,如此重复动作直到过了好一会儿,却又突然想到什么般,摇了摇头——
    “真~君要记得,只能和我世界第一好。”
    “嗯,不过你那是哪来的奇怪言论啊?”
    衣更真绪头也不抬。
    “真是敷衍,难道说真君是不愿意吗——”
    朔间凛月小声抱怨着,故作幽怨地别开了头。
    “啊?不是!我……我当然愿意了!所以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啊……”
    大事不妙,衣更真绪蹙眉,忙放下手中的纸袋要去扳对方的脑袋。
    “真的?”
    朔间凛月没有回过头来,继续小声问。
    “真的!”
    衣更真绪信誓旦旦用力点头,却在话音落下时,对上一双满盛笑意的赤色眸子——
    “那我们说好了喔。”
【fin】

评论(2)
热度(26)

© 絺章绘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