絺章绘句

易求无价宝

韶时问

我居然还起了题目x
终于写完了……自习课没手机的产物。还不发书真无聊。
表白岑哥 @林岑—墙头很多 ,拖了这么久真是抱歉,么么爱你(。・ω・。)ノ♡

    “姐姐,你要嫁人之后,还会来看我们吗?”几个年纪尚小的孩子一窝蜂地挤到我身边来。
    “当然呀,我和毛利哥哥一起来看你们。”我伸出手,像往常一样轻轻抚过他们的发顶。
    下个月我就要和我的爱人毛利藤四郎结婚了。
    毛利曾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小时候住在同一个院子里,说是一个大院,其实也就只有我们两家,因为他们家的兄弟实在太多太多,以至于到现在我都分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谁是谁。
    “嫁过来你就知道了。”这是对此他给我的答复。
    我说当然好啊,他就笑,说我还是小时候那样,一点都没变。
    哪里有,其实我感觉我如今的性格已经比小时候好了太多,倒是毛利,反而小时候就比同龄人安静许多。连我母亲都一直絮絮叨叨,说我要是有毛利一半就好了。
    真是的。
    记得那时候我总爱疯跑,又还爱臭美,钻木篱笆时辫子就不小心被挂住,被扯散也浑然不觉;直到黄昏时分回家才意识到,大喊糟糕糟糕大事不妙。
    最后当然是被母亲罚站在外面思过,结果恰好被出来买东西的他撞见。
    丢死人了。
    此后我就发现他手腕上总绑着一两个发圈,平时被袖子遮住,看不出来,只有待我头发散开愁眉苦脸时,他才会拿出来。
    于是就变成他无奈地坐在院子里的花池边上给我梳辫子,他的力道很轻,我完全不必担心他拉痛我的头发根。天知道他的手怎么这么巧!麻花辫母亲曾教过我很多次,反正我是怎么也学不会;倒是他,梳得可以和我母亲相媲美,
明明自己也只是个小孩子。
    有一次我好奇地问他,为什么会带这么多发圈,还有什么小梳子小镜子,他说是给乱的。我仔细想了想,他们家似乎的确是有一个男孩子叫乱,从小因为什么原因当做女孩子来养,就连平常和高年级的孩子走在一起也穿着女式校服,以至于我从毛利那里偷偷得知时,还吓了一大跳。
    然后我就自然而然相信了,至于开始觉得不对,那已经是后话了。也对,粟田口那良好的家风,毛利都那样心细,更何况他的兄弟。现在想想,那时候我可能的确是太笨了,麻花辫学不会,这种搪塞的话也能信。不过不知道如果毛利这位替我背了这么多年缘由的锅的兄弟,如果知道了这件事,会作何感想。
    毛利喜欢小孩子,但他自己在家中就已经算是排得比较末了,所以大概没有了这个机会。虽然他从未与我讲过这些。
    直到我与他一同升入一所外地的学校。他常去学校附近的福利院做志愿者,和那里的小孩子玩耍。
    但他不知道的是,每每当他走后,我也会去那里陪孩子们嬉戏,同时旁敲侧击向孩子们打听一下关于他的消息。
    我努力做一个温柔的人。
    我想要离他近一点,再近一点。
    至于为什么想要这样做,我问自己,却总不得而知。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没想到再一次提着大包小包赶到时,我却看见被孩子们簇拥着,正捧着一本故事书的毛利。
    怎么会遇到他……糟糕。
    我将给孩子们带来的东西放进房间,本想赶紧跑掉,他却率先开了口:
    “抱歉,今天本想多留一会;正巧你来了,就一起留下来吧,他们都很喜欢你。”
    看到孩子们期盼的目光,我终于还是硬着头皮留了下来。
    他的眸中流露出安详专注的神情,与我记忆里小镜子中稚嫩的少年神情相重合,使我安心。
    “经常来这里吧?”一起回去时,他不经意开口问我。
    “嗯。”
    该说些什么好呢?
    因为你?
    “因为想做一个温柔的人。”我对他笑笑。
    “为什么?”他流露出好奇的神情来。
    我停住脚步,终于鼓起勇气,对他道:
    “因为我……喜欢你……”
    “嘘。”
    然而那个“你”字才说到一半,他便用食指轻轻堵住了我的唇。
    我有些失落,是知道我要说什么,已经做好了拒绝我的准备吗?
    或者我真的还不够勇敢。
    “我喜欢你。”
    令我震惊的是,他却一字一句极其郑重地对我道。
    “告白让女孩子来,可是极其令人脸红的事情,所以,这份心意,请由我交付给你。”
    “欸?”
    “是真的,我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
    原来是这样……吗?
    许多之前埋在我心底的不解与自问,从这一刻起,仿佛终于都有了答案。
    “为什么想要成为温柔的人?”
    “为什么想要离他更近?”
    ——大概是,因为努力去爱着,也被努力爱着。
【fin】

评论
热度(5)

© 絺章绘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