絺章绘句

易求无价宝

心火

*因为是和岑岑 @林岑岑岑【闭门炼字中】 的联文所以思考了一下还是起了题目打了tag
*与嫁刀lv1-lv99-极化修行回归后 太鼓钟贞宗x审神者

信浓藤四郎x女审神者《墨花》←传送门


Lv1太鼓钟贞宗/Lv76审神者

    这家的审神者是个太过安静的姑娘。大概表现在何处呢?太鼓钟贞宗仔细思索着。
    好像平日里闷头批改文书就已经是她生活的全部,即使他身为近侍,除了一些关于文书的请示,他们也没有太多的言语交流。她唯一一次流露出的失态,与自己初次见面时太过震惊的神情,连同掉落在地板上晕开一地墨水的玻璃蘸水笔。
    但她似乎从不掩饰对于自己的……算是喜爱之情吗?
    她的身体不好,忌口太多,可零食糖果却总塞满茶几下的抽屉,药研念了一遍又一遍,然而第二天几个常驻近侍又能在抽屉里找到新的零食。知道她也只是备给短刀们,深谙她素来是对短刀们宠爱有加,渐渐地他们几个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藏在一盒子名为“见面礼物”的糖果下面的御守,总比其他人多一份的面包圈和小饼干,工作闲暇时候“顺手”剥给自己的核桃……他有些紧张装作不经意问起时,却都又被她轻描淡写回应过去。
    “主殿……”
    当审神者再次拉开茶几下的抽屉,从中拿出一罐奶油纸皮核桃的时候,太鼓钟终于喊住了她。
    “水电费的单子就放在那里吧,我自己看。”她头也不抬,又从抽屉里拿出核桃钳子来。
    “不是,我……”太鼓钟突然有些语塞。
    “你?”审神者青木灰色的眼睛眨了眨,握着钳子的手滞在胸前,似是在等候他的下文。
    “我是想说,不必那么刻意……关心我啦。”太鼓钟吐吐舌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我和大家一样就可以了的。”
    “这样吗。”审神者笑了笑:
    “那似乎我的关心让你感到困扰了吗?可是很抱歉……我一看到你,就不由自主想把喜欢的东西多留给你一份呢。”

    “嚯,当近侍才两个星期,你怎么脸都圆了一圈,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金色的眸子闪了闪,故作委屈地抱怨道,“不公啊不公——怎么我当近侍的时候没有主殿来投喂?”
    “鹤先生——话虽如此,可是我更想出阵啦。”太鼓钟贞宗有些无奈地看了看鹤丸国永故意憋出来的滑稽神情,叹了口气。
    “这我可不知道,不过主殿可能自有她的安排就是了,既然今天给了你一天假期,那就好好放松一下才是最重要的。”鹤丸国永却一副完全不挂心的样子,甚至还伸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肩。
    “小贞你在这里啊,让我好找。”
    两人交谈间,看见物吉贞宗匆匆地跑过来,手中还拿着一份花名册。
    鹤丸国永笑了笑,伸出胳膊肘儿暗自拱了一下还傻愣着的太鼓钟。
    “怎么了?”
    “明天起新的出阵名单,你是队长。”物吉贞宗露出标准的小幸运式笑容,对他眨了眨眼睛。

Lv99太鼓钟贞宗/Lv115审神者
    因为政府陆续公布的极化修行名单,审神者虽口中不言语,但她急切的心情本丸中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得到。
    前田新寄到的书信被她读了一遍又一遍后,终于整理好,放在书柜最上一层的盒子里。
    “要是能够早一点成长起来,能够保护你就好了。”太鼓钟看着她折叠信纸时专注的神态,不由得叹了口气。
    审神者的笑容有一瞬间僵硬在脸上,随即很快便恢复了神色,她赶忙将信纸整理好,收了起来:
    “没关系,这样就很好。”
    她总是这样,一次又一次把自己当做小孩子看。
    明明已经互相承认了那份心意……不是吗?

    随着高强度的连队战快要到来,审神者命他带队出阵的次数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其他部队的后勤支援也在紧锣密鼓进行着,她像钟表上的秒针,一刻不停运作着,不敢有丝毫懈怠。

    “这些日子连续出阵真的好——累啊——”信浓索性夸张地往椅背上一躺,“不过说起来……大将的身体……那么没日没夜的拼命批阅文书,真的好让人担心啊。”
    “药……药研哥说会督促她,然而他修行回来也一直在远征……”五虎退显得有些欲言又止,最后干脆低下头来专心吃饭。
    “她这种笨蛋。”不动行光倒是挂着一幅故作无所谓的模样,只是哼了一声,“所以你们倒是谁去骂她一顿啊?”

    终于,当出阵名册像往常一样递至他面前时,太鼓钟贞宗第一次选择了顶着审神者微微惊愕的眼神,推开了面前的名册。
    “为什么?”她抬起头来,青木灰色的眸中满是不解之色。
    “出阵的话,你要处理的报告文书就会更多。”他抬起头,与审神者四目相对。
    “你太累了,如果能够好好休息一下的话……”
    “我真的很希望你能轻松一点。”
    “我明白了。”她放下手里的出阵名册,笑了笑。

    “主殿本来就是那样的性子,你何必勉强她。”事后还在诧异为什么在练度如此紧张的情况下,审神者却一口气放了三天假的鹤丸国永听闻,大笑着拍了拍太鼓钟的肩。
    “那难不成还要由她去吗。”太鼓钟贞宗有些不悦地蹙起眉头。
    “她啊……也许一直还在因为不能与大家一同出阵的事情而内疚吧,大家都劝过她很多次,没关系的,身为刀剑的职责本就是保护主人,而不是让主与我们一同冒险出生入死。”
    “是这样……吗……”

    然而短暂的假期过后,紧张的工作还是要继续的。
    “我有话对你说。”最后一次出阵归来,再度推开房门,太鼓钟终于鼓起勇气,对还坐在桌前发呆的审神者道。
    “好,进来吧。”她如往常一般笑着,丝毫不顾脸上的憔悴之意,伸出手来,拍了拍身侧的位置。
    “我希望,你不要因为不能出阵就勉强自己拼命工作了。”
    “我现在也可以保护你,可以让你依靠。”
    “好。”
    两人小指相勾,将彼此指腹的温度都镌刻在心里。

极化后真的要写喔,那我就瞎几把想象一下好了,谁叫国服还没实装呢。

    和其他人一样,太鼓钟贞宗也给审神者写过三封信。她将这三封信折叠好,收在首饰奁的最底层,久来信纸也就带上温软的檀木香,算是也沾染上她的气息。
    【只要在这里修行,一定可以变得更强,让本丸更加热闹啦!】
    【反过来说,就因为是在那样的人物身旁,有像我这样能把气氛炒热的开心果才正好嘛。】
    【果然,安于现状是不行的呢。】
    不过寥寥几日,于他所在的时空,光阴流转却已有几个年头那么久。

    太鼓钟回来那一天,审神者大摆了宴席,甚至用灵力催开了全本丸的樱花,阵仗比他来时还要大好多好多。她说,当时你来的太匆忙,这次要补上。
    她似是喝醉了,喝得连平日里没什么血色的脸颊都泛上酡红的颜色,一双青木灰的秀丽杏眼带着潋滟的水波。她安安静静坐在廊下,坐在离人群很远的地方垂着头,不知在思索什么。
    “猜猜我是谁——”
    少年执过杯盏微凉的手指覆上她的眼睛。
    “让我猜猜,这次又是什么精致的淘气?”审神者歪一歪头,轻笑起来:
    “我知道是你,别闹了——”
    “嘛,你这样子可真没意思。”
    太鼓钟俯下身来,将下巴抵在审神者的肩上,语气里带着几分故作失落,看见她的笑脸,又不由得在她耳边轻声问道:
    “在笑什么?”
    “你回来了,我今天很开心。”她伸出左手来,与身后人搭在她颈间的手相叠。
    “你总是那样,什么也不说,我记得就连每天早上要泡一杯茶的习惯,都是刚来时鹤先生告诉我的。”
    “果然一味自己承担会很累的话,我还是希望能够被你依靠啊。”
    “说实在的——以后我天天都在你身边,你也像这样笑得开心好不好?”
    少年金色的眸中带满期许的神色,就那样看着她。
    审神者没有说话,只是傻笑着,偏头去吻他的脸颊。

    纵然前路遍布白骨荆棘,我身为剑,你做我的旌旗。
【fin】

备注:其实是个文不对题……题目取自《燃尽人间色》【点心火燃尽人间色 不夜星天外】←因为是练级的时候单曲的bgm 所以觉得非常有纪念价值就用啦!
好听的!吃我安利!

评论(5)
热度(6)

© 絺章绘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