絺章绘句

易求无价宝

我也想吃虾饺。委屈巴拉。

没。我就是想写一个大家坐一起吃饭的场景。

    “我今早听雨森说,城东又这样热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白与歌笑笑,故作漫不经心地道。
    “哪里有什么呀,不过是两个绣娘又断了腕子,拖出去时还吱呀乱叫一气,此刻倒是不知可消停了没。”黑巷略一沉吟道;然而这人命关天的事儿经她之口,却显得风轻云淡,再看叙事者本人,还面不改色,只笑眯眯执象牙小筷拈了虾饺往嘴里送。
    “杨妃出浴绣成白雪塔?哪里有的事儿,不过是绣娘一时糊涂拿错了线,可惜呀可惜。”黑巷摇摇头,以最后一句“可惜呀可惜”为这件事下了定论。
   “这等事儿你可快莫说了,吃着饭呢。”白素荷忍不住一阵恶寒,柳眉都蹙起来,忙放了碗筷,伸手轻叩桌面,示意她闭口。
    “仅是因为杨妃出浴绣成白雪塔?”堕阡陌端了汤盏的手却一顿,转而摇摇头,“阿漓从前可不是这样的姑娘。”
    “那她是什么样的姑娘,说来听听?”闻了这话,白与歌便来劲了,偏头打趣儿他。
    堕阡陌却不应她,只是抿唇对众人笑,又故低下头言:
    “白老板这样讲,那小生若不言之一二,也无颜留在饭席了,恐是得告辞为先,二当家,黑家主吃好。”
    说罢他便放下碗筷,起身作势要离开。
    “哎,你人走便是,饭钱留下。”白与歌搁了碗筷,伸出手去。
    “就你没大没小。”白素荷轻搡了下自家妹妹胳膊肘儿,出言挽留堕阡陌,“你尽听得她胡说八道,哪里有的事儿,若是忙,吃完再走也不迟。”
    “那便多谢二当家好意了。”堕阡陌一听白素荷这话,便顺水推舟,再次坐了下来;倒是一边黑巷乐得眼睛都弯了,故意高声对白与歌戏谑道:
    “阿与你看看,你阿姐又把你当小孩子瞧,依我看那,下次不必煮这川贝母紫米粥,煮碗灶糖给她喝还差不多!”
    “那下次来我看虾饺也不必备,你也随我一同吃灶糖。”白素荷淡淡嗔了她一眼。
    “好姐姐,这倒不必了,我错了,你可大人有大量。”然而到底是东家有本事,爱吃如黑巷不得不屈服于虾饺的淫威,转即便轻拉住白素荷袖子,好声好气认错了。
    “你呀,能不能有点儿骨气。”白与歌憋着笑去揭汤盏盖子,差点手抖洒了一桌,得到了对面甩来的一眼刀和一句“那也比你整日掉钱眼子里好个几千几万倍”。

评论
热度(7)

© 絺章绘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