絺章绘句

旧唱机还陷在你哼的歌不肯出来。

不为写而写。不阿谀奉承。不剽窃他人的心血。
要有感情。有操守。有热忱的心。
要对自己写过的东西负责任。
无权干涉他人的喜好。但要明白什么是自己该学习的,什么是自己该敬而远之的。
言语谦卑嘴上自嘲的同时,要在心底最深处,永远做一个骄傲的人。

11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扩散一下。望周知。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年我被朋友拉去开了网易轻博客,那时候LOFTER还不叫乐乎,只是个刚刚开始吸引创作者的博客平台。

记得当时LOFTER标榜的就是致力于保护每一个创作者的权益,哪怕是再名不见经传的作者,都可...

《千歌·四国杂谈》(上)

都是些一两年前的小物。丢了可惜。那就放这里吧。

    重晋君家,一门忠烈,自君家第三十八代家主君霖战死沙场。其女君墨继家主之位。却以谋反为名忤主,招致灭门之祸。
    ——《千歌·四国杂谈·重晋篇》

    君家第三十九代家主君墨,君家之长女,幼随父征四方,骁勇善战,有功无数。
    相传君墨以反之名忤主,国主念其功,赐鸩酒一杯,令其于重晋皇城前自裁。
    君墨...

1

还剩下谁呢……
于渊在我玩的风生水起的时候就现充了。前两天还在各种po她新烫的内扣发型。挺好的是我们关系一直很好。
予夺是大家最早的攻击对象,换情缘如换衣,姿态下作,不提也罢。只是很嘲讽的是,我没和万世在一起。
蝶戏水看起来没那么喜欢我,其实我明白她也一直没那么喜欢我,我明白我们的情谊不是一百二十块钱两次改名就在那里的。所以她早就走了。
大花屁股早就A掉了,我还记得大花90年代带我一个菜逼十连跪的时候,他说没关系,至于屁股?不太熟,好友都没加。
青鹿没玩这游戏。
薄荷绿也没玩这游戏。
飞袂和我不熟,只是在我列表,但我每次总能看见她在亲友群艾特我,po的是我师父刚在另外一个讨论组里发的截图,上面我光荣的抢了半...

薄荷绿旁边的姑娘也是小小的一只,齐刘海儿妹妹头,笑容甜的像奶油小布丁,见到我会乖巧地一起喊“师爷好”。
而薄荷绿一言不发,只是笑眯眯望着我,似乎在用目光询问我,如何?
我努力让自己的神情看上去不那么漫不经心,点头如捣蒜,连连说,祝你们幸福。
小姑娘脸上飞起两片红云来,薄荷绿就揉揉她的头发,用十分宠溺的眼神抚过她的眼角眉梢。
我看着小姑娘,脑海里却浮现出薄荷绿以前的模样。
说起来啊,她以前是长发吧?
忘记了。
手机响起来,我挥挥手说了句失陪下次见,告别了她们。出于礼貌,直到拐到一个看不见她们的巷口,我才把手机拿出来。
有条未读短信,是豆沙红发来的。
问我想要什么六一礼物。
我笑着回她,你个智障,哪里有徒弟给师父寄六...

1

然后我说。我难过的像鸡肉卷最上面一块鸡柳掉了一样。他说。喔。难不成你还是个吃货来着。成都人来人往的。旁边有个喵哥在跳舞。白马尾和骚的合不拢腿的破虏套。是我最喜欢的样子。前一天世界上喊来陪我截图的炮哥正在一边跟别人插旗。一个穿着五限的秀秀在那里百无聊赖转着圈圈。但遗憾的是。这些人都跟我没干系。他也是。

2 1

【土方组】回忆三十题(4、5)

头疼着写完的……感冒真是要命。
 @画言 查收。另外你什么时候开始写(:)我等着看。

4.礼物
    “这个……真的适合我吗?”少年模样的胁差将信将疑地看了看面前一脸笃定期待神情的高大打刀,又看了看手中精致的小盒子。
    一对精致的石榴红色耳钉正躺在盒中雪白的垫布上,与面前人一侧耳朵上的那个一模一样。
    “我觉得,很好看嘛,反正加州清光那家伙说我戴很好看,那么你戴也一定很好看。”和泉守兼定理了理鬓边的发丝,又有些不好意思一般低下头,“毕竟国广照顾了我...

2 10
 
1 / 15

© 絺章绘句 | Powered by LOFTER